这里情玉

全职/文野/刀乱/ES/基三/Nier/黑执/弹丸/女神系列

总之圈很杂

主更ES,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全职:博爱党,最近偏王喻,大概是个王厨,但不是药粉,是庙粉

文野:主推哒宰陀总(费佳美颜盛世呜呜呜),旧双黑太中,陀太陀,果陀果(迷人反派组怎么组都好吃www)(在从侦探社潜逃至天人五衰的路上ing)

刀乱:鹤厨,推三日鹤

黑执:少爷厨,较推文葬文,主要尊重原作

女神系列:3,4,5主角推,最爱波特。p4推侦探,p5差不多全员推

ES:转校生名锦楠,一推奶次二推UD,骨科p狮心p奇人p三年级博爱党,主推骨科狮心其他基本随意

栗子>Leo>老零=宗老师=敬人=夏目>凪砂=泉总>会长=明星

文风魔性不定期更改

解放了!欢迎来私信扩列哦!

请多多指教!

【レオ泉】月下湖影

#狮心组#
#吟游诗人×芭蕾舞者#(具体服饰参考花鸟Leo和湖上泉)
#架空paro#
本篇作为Leo的生贺的同时也祝自己湖上泉回家
好了接下来是不正经的生贺
Leo生日快乐!王さま又长大一岁啦!身高也要长上去哦!(喂)儿童节当天生日什么的实在是太可爱啦!
食用愉快~♡


#
不得不说,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单调了

绿,满眼都是绿。深绿浅绿递增的绿消退的绿,千姿百态万绿齐放,归根结底终还是绿这一种颜色。即便令人看起来赏心悦目,看多了也终究还是会厌。月永レオ摸摸额上汗渍,不满的嘟起了嘴。太糟糕了,这真是太糟糕了,绿色犹如恼人的藤蔓缠住了所有的inspiration,更何况他的脑内早已热成一团浆糊,此时自是烦躁不堪。他望着眼前仍看不见尽头的森林,咬咬牙,继续往前走

如果……如果还看不见尽头或湖泊……

又能怎样呢?任性的停下来止步不前?那除了死也没有第二个下场了吧

流浪的诗人为寻找灵感困死在森林里什么的……还真是讽刺啊

大概就在月永レオ濒临热死的边缘,神明降临了。神明一指前方,月永レオ便快速跑了过去。眼前豁然开朗,他揉揉眼,哦,神明没有了,再揉揉眼,湖泊还是没有消失。半响,月永レオ发出一声欢呼,就差跪倒在地赞颂宇宙的奇迹。湖啊!清凉的湖泊啊!他有救了!

月永レオ激动的冲至湖边打算跳下去清凉一下,忽然瞅见湖对岸好像有一个人影,仔细看看那人影还在动,动作优雅姿态完美,手握一柄细剑踮着脚尖转三圈后手向前,利剑便直直冲向月永レオ这边了。他吓了一跳,却见那人看都没看他一眼,挽了个剑花便又收了回去,动作丝毫不停。月永レオ看上半天蓦然醒悟,哦,这是在跳芭蕾啊

那人跳的实在是太好了。偶尔对视上的仿若倒映着湖泊的湛蓝双瞳里充斥着的认真神情透着一股子令人沉醉的气息。月永レオ看的入了迷,不由自主便掏出了身后一直背着的一把木吉他,直接上手弹奏自己脑内畅游的灵感。数万只蓝色的小精灵在脑海中翩然起舞,仿若无边宇宙中的璀璨星空,又在最后汇聚到指尖化作旋律缓缓飘过湖泊的上空

湖边舞动的人影早就停了下来,在琴声停歇后淡淡开口

“很好听。”

声音一如他那湖泊般湛蓝双瞳样清冽,带上些许淡漠,便显出几分冷傲疏离。可月永レオ是何人,越是奇怪越是疏远他偏要追究到底。他仍保持着弹奏的姿势,扯着嗓子冲湖对岸的人喊道:”你的舞蹈很好看!身姿很优美!请让我为你作一曲吧!为这奇迹与美的相遇点缀完美的彩饰吧!”

月永レオ是真心想为那人作曲。他与皇都那位著名的人偶师不同,虽然两人也算得上志同道合,但他并不单单只追求美。只要是他感兴趣的事物他都想歌颂,哪怕孤身流浪也会竭尽全力地赞颂伟大空洞的爱。他不知对面那人是否乐意听他作的拙劣曲词,他也不会管,问出口只不过是通知一声罢了。他是今天,不,是他月永レオ短短二十年时光中遇到的最美的风景,他只想用音符记录下这一切,哪怕自此再也不见,也能在时光洪流中悄悄保存下来,回忆之时内心仍存留一丝丝悸动

这一切的一切,便是世间最伟大的杰作了吧

月永レオ这么想着,从衣服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和笔。他就这么靠着树干写了起来,木吉他被他随手放在了身侧。他是那样的专注又近乎虔诚地谱写着乐曲,仿佛那是伟大的主所赐予人类最美好的祝福。以至于当他一曲写完之时,才将将发现湖边那人不知何时早已来到了他的身边,此时正稍稍凑近看着他手里写的纷繁杂乱的谱子。身着芭蕾舞服的舞者一脸认真的鉴赏着流浪诗人的即兴创作,轻轻点了点头,很是中肯的给了答复:“嗯,还不错。”

“哇哈哈哈那是必然的!这可是天才创作的世界级瑰宝☆!”

”我说,虽然你写的是还不错,但你哪里来这么多的自信啊?骄傲过头到最后可是会摔得粉身碎骨。”

“嗯!谢谢你的忠告!但是比起这个……”

“我真的快渴死了!先让我喝口水吧!”




#
湖面上掀起一圈圈涟漪,顺着涟漪望去有个橙色的不明物体,小鸡啄米一样搅扰了一池湖水。半晌后忽然抬起,露出月永レオ满是水痕的脸。他喝的有些急了,两侧的头发被水濡湿凌乱的黏在他的脸上。他呛咳几声,水珠从月永レオ的嘴边流下,划过裸露在空气中的白皙脖颈,落在衣襟上晕开一小片水渍。

“啊——得救了!”

“你这是困在森林里多久了?明明这里离入口没多远吧?”

“什么?真的吗!我走了一天都没发现!”

“你的路痴是有多严重!”

濑名泉嫌弃的哼了声,从自己随身带来的挎包里拿出一小块方巾,递了过去

“喏,擦擦吧,满脸都是水。事先声明我不是看你可怜才给你的,要一辈子都感谢我啊!”

“真温柔啊。”

月永レオ又像是想起什么,凑到濑名泉跟前,“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

“询问别人的名字前不应该先自报家门吗?”

“啊,从我先吗?我叫月永レオ,这回可以说你的名字了吧?”

“濑名泉”

“那我以后就叫你セイ吧!”

“喂,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吧!”

濑名泉看着面前人自顾自“セイセイ”地叫着,烦躁地抓了抓自己本就卷的厉害的头发。果然就不该多管闲事过来看一眼的,也不知道现在掉头走人还来不来得及。他还在那儿胡思乱想,这厢人不由分说往他怀里塞东西。他惊觉,条件反射收下。粗略一瞥是张乐谱,尚未反应过来时就听见那人用欢快地语调说道

“既然是给セイ写的曲,题目就叫《一支小小的濑名泉》吧!”

“你那是什么奇特的取名品味!还有,你那是照抄了《一支小小的夜曲》吧?”

“嗯?不是很好嘛。”

“好什么啊,超烦人的!”

什么啊这都是,来找茬的吗?

濑名泉摆着一张臭脸,脑内各路情绪不断翻滚濒临暴走却还是硬生生忍了下来。正如月永レオ看他第一眼便觉得他像精致的瓷人偶一样,他看月永レオ的第一眼觉得这人傻乎乎地,跟个笨蛋一样。估计说出口的话也没几分损人的意思,那他便姑且忍了。

如果硬要说这个笨蛋有什么好的地方的话,大概只有傻得可爱这一点吧。

濑名泉看看远处,太阳已经有部分隐在地平线下,原本洁白的云层早已染上一层玫瑰霞色,艳丽不可方物。濑名泉这才发现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这么晚了,是时候跟面前这个家伙挥别了。

不过,把这个家伙一个人扔在这儿真的可以吗?

错觉,一定是错觉,除了世界的宝物的游君以外,还有哪个人能值得他濑名泉如此在意!更何况是这个笨蛋!

这家伙写的曲子好像也不是什么能随意看待的下等作,说是上上之作都不为过,大概是专业人士吧。现在他迷路了,就算他的伙伴不找他,他的家人也会急着找他吧。

所以……

压下心中些许不自然的感觉,濑名泉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作势挥手告别。刚刚抬起的手被另一只手急切抓住,濑名泉一脸诧异地看着月永レオ。落日的余晖落在那双猫眼石一样的翠绿眸瞳里,里面是他以为一定不会出现在这人身上的认真

月永レオ说,セイ,陪我看看星空吧,一定很漂亮





#
夜晚的森林是寂静的。如镜般的湖面披上月色的纱衣,被不经意打扰的细小波纹切割成一片片碎纱,过了一段时间后又悄悄回复成了之前的状态。远处传来不知名的鸟儿的几声尖细鸣叫,整个森林显得愈发的静了。

到最后濑名泉还是没有甩开月永レオ的手一走了之。

这真是太奇怪了,濑名泉想。他从来不会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如此心平气和地相处这么久,还答应陪人家留下来看星星什么的,像相识已久的友人有空约出来郊游晚上再约撸串那样——不过对于濑名泉而言就算是友人也没这待遇。原先说好的看星星,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该看什么。濑名泉瞅着湖面投影,一切的罪魁祸首正在那儿晃荡着腿愉快的写曲子,仿佛他才是被强行拉过来看星星扰乱原来美好计划的那个人。

停,濑名泉,你不要再想了,越想只会越烦躁,自己答应的就算是跪着也要看下去。他瞥了眼月永レオ,得,人家都写完一页纸翻面了。所以他濑名泉在这儿到底是干嘛的?他左思右想,最终堪堪得出一个结论——他大概真的应验了鸣君说的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月永レオ高高兴兴地写完了之前inspiration突发抓紧记下来的产物,足足三页纸,抬头就见濑名泉直愣愣的看着他,眼神游离飘忽不定。月永レオ眨了眨眼,点点星光都仿若被揉碎了掺进那双猫眼石般的翠绿眸瞳里

“星星很好看,对吧?”

“啊!你,你写完了。不对,你根本就没在看吧!”

“当然不能只用眼睛去看啦!那样就没有意思了!要用内心去感受……这是伟大的创世主所留下来的奇迹,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将它们一个个进行排列组合,最终得到的就是inspiration啦!”

“比如说,セイ现在的眼睛很好看哦!像星星一样闪着光,不,大概就是星星吧。呜呜已经分不清了!总之最爱你啦!”

“啊啊果然语言什么的真麻烦,还是用音符记下我此刻的心情……啊,宇宙(唔啾)~☆……”

又恢复安静了

空气好像凝固了,有什么奇特的氛围在他们两人中间蔓延开来,又可能只是濑名泉单方面这么认为。他听到自己心脏过快的跳动声清晰地响在耳畔,一下,两下,越来越快,仿佛就要这么跳到死去一样。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明明他们只是第一次照面而已,只是聊了一下午天而已

别这么轻易地说爱什么的啊……

“月永レオ。”

“嗯?セイ等下,我写完就……”

濑名泉轻轻地吻了一下月永レオ

这是非常怪异的事情,尤其在这漆黑的夜晚,当你的思绪在其他浩瀚的宇宙天际驰骋遨游时,发觉了这轻微的颤动,而被打断了遐思,并将你与自然再度联系起来。★

森林与天空本无交集,当一壶清泉置放于两者之间,森林便与天空有了交集

月永レオ妄想追求徜徉在天际的灵感,寻尽一切方法都抓不住哪怕一丝末梢。最后在濑名泉湖泊般湛蓝双瞳里,他找到了

他找到了,他的灵感



他的セイ
-end-





★选自《瓦尔登湖》


题目想了我20分钟……真想不写题目直接扔上来TVT

作为一名吟游诗人在作曲这种bug就无视它吧……

接下来备战生物等级考!保D冲A保D冲A……(喂!)

评论(2)
热度(10)

© 情落刻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