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情玉

全职/文野/刀乱/ES/基三/Nier/黑执/弹丸/女神系列/ff14/守望

总之圈很杂

主更ES,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全职:博爱党,最近偏王喻,大概是个王厨,但不是药粉,是庙粉

文野:主推哒宰陀总(费佳美颜盛世呜呜呜),旧双黑太中,陀太陀,果陀果(迷人反派组怎么组都好吃www)(在从侦探社潜逃至天人五衰的路上ing)

刀乱:鹤厨,推三日鹤

黑执:少爷厨,较推文葬文,主要尊重原作

女神系列:3,4,5主角推,最爱波特。p4推侦探,p5差不多全员推

ES:转校生名锦楠,一推奶次二推UD,骨科p狮心p奇人p三年级博爱党,主推骨科狮心其他基本随意

栗子>Leo>老零=宗老师=敬人=夏目>凪砂=泉总>会长=明星

文风魔性不定期更改

解放了!欢迎来私信扩列哦!

请多多指教!

骨科剧情自整理(时间轴版)(追忆)

本来想更在之前那篇原文底下的,但内容很多,所以就新开了一个


会分成追忆/春/夏/秋/冬五个时节分别记录,小对话会通过复刻之类的尽量补齐

 

ps:只记载文字

 

感谢 @苏果  @甜甜甜粉  @七森 太太们的帮助!

 

更新至:追忆五

 

 

 

 

前一年春季

 

追忆*各自的十字路口(追忆五)

Chaos第三话

零:啊~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我的呼吸也渐渐顺畅起来了。

 

敬人:你这难伺候的体质完全没有一点改善的迹象啊。

 

零:正因为这是[体质]而不是[病],所以根本谈不上治疗啊~

 

      也不能因为觉得手有两只很麻烦,就砍掉其中一只吧~

 

      就和你的儿时玩伴一样。我们只能与自己不方便的体质朝夕相处共度一生了啊~

 

敬人:的确,英智也是从小就体弱多病,但是他正一步一个脚印地改善自己的体质。

 

      对人类来说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只要你有心治疗,需要的话我可以去拜托英智他们帮你介绍医生。

 

零:嗯~我自己先不说,我的亲戚里面好像甚至有人为这种体质感到自豪呢。

 

    所以如果体质变正常了,搞不好会被赶出家族呢。

 

    我弟弟比我还要严重得多,如果真的有治疗的方法,我倒是很想尝试一下~

 

    不过在我们这一代,想要根治这个体质应该是不太可能的吧~

 

    我曾经拜托国外的[人脉],暗中找专科的医生帮忙诊治过,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特

别有效的办法。

 

敬人:啊啊,原来你一天到晚在国外飞来飞去是因为——

 

零:哈哈。如果是在国外,家人和亲戚就都没法出手干涉了啊~因为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最怕

渡河。

 

 

Crowd第六话

零:……这样你满足了吗,小鬼。

 

敬人:啊啊,基本上都按照我的计划来进行了。你也遵守约定,答应了我仅此一次的要求,非常感谢。

 

零:我不会不遵守约定的~再也不会不遵守……

 

 

小对话

零:……啊啊但是,我弟弟好像在这里睡过觉?这件事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啊?

 

零:话说,你跟我弟弟是同班同学吗?嗯?你不经常去学校所以不知道~?

 

    我弟弟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留级了啊~总之,如果你看见了他,就跟他好好相处吧。

 

 

 

 

 

追忆*待春之樱与相遇之夜(追忆三)

Sparse flash第三话

真绪:你可以一个人回家的吧,凛月?如果身体不舒服觉得走不动,我就给你家里打电话,叫你[哥哥]过来了哦?

 

      你[哥哥]已经回来了吧。

 

凛月:不,我当那个类似兄长的人已经死在异国他乡了。

 

真绪:怎么回事啊……不过我听说你[哥哥]已经回来了哦,大家都在这么传。

 

      毕竟你家的那位[哥哥]在这一带也算是很受欢迎的名人啊。

 

      与他相比,你就是个没出息的弟弟啊~

 

      你应该多向你[哥哥]学习,一本正经地生活才行啊,我真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凛月:唔~就是睡觉起床,呼吸氧气而已啊……这能算是[活着]吗?也许只能算是[没死]吧。

 

……

 

凛月:学生会啊……这么说起来,听说最近学生会好像重组了呢。

 

      我家那位貌似兄长的人好像要当学生会长了,那个人很容易被迫摊上这种头衔。

 

 

Star gazer第六话

晃牙:啊啊?你、你这家伙是谁啊?不要发出这种奇怪的声音啊~?!

 

凛月:……

 

涉:哎呀,反应好冷淡啊?看样子你们似乎在争执,发生了什么事吗?

 

请不要吵架!零会伤心的哦?

 

凛月:和你没关系吧……我们又不是在吵架~是这家伙自己缠着我找茬的。

 

      貌似是因为我家那位好像是兄长的人今天早上突然出国了。

 

      他来问我那个人出国的原因和地点,我怎么会知道啊。

 

晃牙:你这家伙~你不是那个人的弟弟吗?一般来说他去哪里你应该知道才对吧,我说的话难道很奇怪吗?!

 

凛月:都说了~……他突然之间消失不见是[常有的事],要是每次都要去在意,只会给自己添堵。

 

       不要叫唤啦,简直就像是被主人抛弃的狗一样……?

 

……

 

凛月:衣更真绪君……本来我被邀请和他一起参加【金星杯】的。

 

      但是因为个人原因,我临时拒绝了邀请,多少也感到有点愧疚。

 

      所以至少要去为他加一下油。

 

      ……因为[哥哥]难得一本正经地劝我最好不要去掺和这件事,所以我暂且听他的话不去参加了。

 

      真~绪一定是误会我了。

 

      他一定觉得我是因为怕麻烦所以才拒绝了。要是我被他误认为是一个不讲义气的差劲的人,那全都是我[哥哥]的错。

 

晃牙:嗯嗯?你这家伙~居然称呼朔间前辈为[哥哥]?

 

凛月:啊……不,那个只是看似是兄长的人而已。我的[哥哥]早就已经死了,现在正躺在棺材里。

 

……

 

夏目:零哥哥虽然是个很随便的人n,但是如果自己的弟弟和我有危险,他会尽全力保护我们的e。

 

……

 

晃牙:……待会儿我再详细地问你话,朔间前辈的弟弟。

 

凛月:我讨厌这种称呼。我不是[朔间零的弟弟],我叫凛月。

 

……

 

凛月:喂,不要拉我的手啊……真是的,我家那位貌似是兄长的人到底是图什么才和他成为朋友的啊?

 

      虽然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上天注定的,但是我完全不明白其中的意图。

 

 

小对话

真绪:为什么啊?回了家不是还有你[哥哥]在吗?

 

      应该有很多事可做才对吧?比如说听你哥哥聊聊国外的见闻什么的。

 

      [没兴趣]……你应该对他温柔一点啊,不然你[哥哥]会哭的哦?

 

 

      

 

追忆*黑白相间的将军(追忆四)

孤独的王座第四话

英智:嗯?咦?那边那位是……?

 

凛月:……嗯嗯。怎么,你是谁?

 

英智:你该不会是朔间前辈的弟弟吧?说起来我在资料上看到过你,不愧是兄弟……脸长得真像♪

 

凛月:我们一点也不像。那个生物跟我是毫无关系的路人。

 

岚:等一下……你说朔间前辈,是那个朔间前辈吗?小凛月,原来你们是兄弟吗?

 

英智:难道你们都不知道吗?

 

      那你为什么拉他入伙?难道不是为了通过他跟朔间前辈攀上关系吗?

 

凛月:……

 

英智:……啊呀好痛?!

 

泉:等下,睡间。我知道你可能生气了,但是使用暴力是不对的。

 

英智:好过分啊。连我爸妈都没打过我……至少别打我的脸啊,接下来还要开演唱会呢。我们这次好歹也算同伴吧?

 

英智:在对决开始之前就先打伤了自己人,可算不上是明智之举呢。

 

      呵呵。你是朔间凛月君,对吧。

 

      看来你好像很不喜欢别人提起你的哥哥,但是如果除去[朔间零的弟弟]的属性……你究竟还能剩下些什么呢?

 

      如果你不希望被别人当成附属品,希望别人能够关注你本人……

 

      那你就得自己去争取足以获得他人尊重的价值,用以证明自己的存在意义。

 

      否则,你就和为了得到父母关心而闹别扭发脾气的小毛孩没有什么两样。那样真的会让人看不下去的哦……

 

      既然你揍了我一拳,那我就当作报复地说一句,现在的你完全没有被爱的价值。

 

      如果你有想要保护或者重视的东西……

 

      在那东西还没被你哥哥抢走之前,你必须提升实力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能牢牢地抱紧它,不被任何人抢走。

 

      我或许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哦。如果你有兴趣就来跟我说一声,我觉得我们可以建立起很好的友谊。

 

      我们都几乎被伟大存在散发出的强烈光芒压垮,而又不甘且不满于这种现状,所以都在拼命挣扎反抗……

 

      你和我很像,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凛月:我才不需要什么朋友。你别管我啦,好烦啊……?

 

英智:真遗憾。被拒绝了。

 

      不过算了。你就一辈子……这么懦弱又犹犹豫豫的,抱着膝盖躲在黑暗的深渊里吧。

 

      然后就不停地哭喊,直到温柔的爸爸妈妈找到你为止。

 

      就像手无缚鸡之力的婴儿一样。在一个没有会伤害到自己的事物的、安宁狭小的箱庭里天真无邪地玩耍就好。

 

      但是这样的你,跟棺材里的尸体有什么分别?

 

凛月:……


评论
热度(89)

© 情落刻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