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情玉

全职/文野/刀乱/ES/基三/Nier/黑执/弹丸/女神系列

总之圈很杂

主更ES,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全职:博爱党,最近偏王喻,大概是个王厨,但不是药粉,是庙粉

文野:主推哒宰陀总(费佳美颜盛世呜呜呜),旧双黑太中,陀太陀,果陀果(迷人反派组怎么组都好吃www)(在从侦探社潜逃至天人五衰的路上ing)

刀乱:鹤厨,推三日鹤

黑执:少爷厨,较推文葬文,主要尊重原作

女神系列:3,4,5主角推,最爱波特。p4推侦探,p5差不多全员推

ES:转校生名锦楠,一推奶次二推UD,骨科p狮心p奇人p三年级博爱党,主推骨科狮心其他基本随意

栗子>Leo>老零=宗老师=敬人=夏目>凪砂=泉总>会长=明星

文风魔性不定期更改

解放了!欢迎来私信扩列哦!

请多多指教!

【レオ泉】红绿色盲患者

#末世变异体哨向paro,然而基本没搭边#
#レオ泉#
#小甜饼#
#这已经不是ooc了这是要雷上天#

ps:变异体的血是绿的

食用愉快~♡

#
眼前是不断举起又落下的刀剑,耳边是喧嚣的喊杀声。飞溅的鲜血划过颊边,月永レオ却早已无暇顾及。长时间的作战使得他的神经早已疲惫不堪,只能靠那如海水般浩瀚温柔的精神结界藉取部分闲适。又砍掉一个变异体的脑袋后,月永レオ低低的笑到:“セナ,我……”

话语在月永レオ的视线落在濑名泉的身上的时候嘎然而止

长刀不顾濑名泉的制止挥至他的身边,下一秒濑名泉的眸瞳中映出月永レオ慌张的神情:“セナ你哪里受伤了?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你……”

慌乱无措的手被及时捉住,濑名泉清冷的声音穿透战火的喧嚣清晰的响在月永レオ的耳畔:“王さま你给我冷静点!看清楚这是变异体的血!不是我的!”

“胡说!这血明明是红的!变异体的血还会再变异吗!”

濑名泉被这番言论怔了一怔,反手挥退一个变异体后抬起手臂,将染血的衣袖伸至月永レオ面前,紧盯着面前人的神情问到:“王さま,你再说一遍这是什么颜色?”

“红……不,绿……”

濑名泉皱起眉,看着月永レオ心虚的低下头去,扔下一句话后便不再理这人

“任务结束之后,我希望王さま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
事情原本是不会暴露的

要不是这次长时间作战产生的精神疲劳,加上他对濑名的过分在意……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王さま还不如想想等会儿怎么应付小濑的质问吧”

朔间凛月趴在床上,难得清醒的支着头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的王さま焦头烂额的样子,还不忘提醒月永レオ接下来即将面对的残酷现实

月永レオ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赌气般将自己摊在床上:“为什么要让一个天才为这种事烦恼!就算是天才也有笨蛋的时候!凛月!鸣!新来的!”

朱樱司放下手里的零食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不叫新来的!我的名字叫朱樱司!”

眼见月永レオ和朱樱司又要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扭打在一块,朔间凛月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眯起了酒红色的眸瞳

“看来王さま已经被逼到绝境了呢,作为王さま的骑士是时候该出来帮王出谋划策了呢♪”

“凛月你那兴奋的语气是什么情况”

“王さま你听错了”

鸣上岚放下手中的粉饼和镜子,看着自家不省心的王和火上浇油的队友,无奈地叹了口气

“总之,王さま等会儿说话一定要注意一点,千万不能再出现像之前对小凛月说的‘你的眼睛像翡翠一样漂亮!’这种话了哦?”

“放心吧!鸣!至高无上的国王是不会在同一个错误上犯第二次的!”

话音未落,休息室的门被从外推开。门后是清冷气息挟裹着一抹绿色。还未等众人开口,月永レオ早已笑趴在床上

“セナ你今天怎么穿的这么红啊!像朵大丽花一样!”

满室寂静





#
神说要人死,人不得不死

无视掉自家队友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月永レオ干脆眼一闭心一横,冲着来者大声嚷嚷:“我招,我什么都招,我投降,请求优待俘虏”

濑名泉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下巴对着那个橘色脑袋:“怎么回事?”

“王さま患有红绿色盲,简单点说就是红的看成绿的,绿的看成红的,比如把你的绿色大衣看成大丽花一样”

“くまくん你再多嘴我立马打电话给你哥”

“我在睡觉,我在梦游”

濑名泉回过头不去看那头装死的熊,居高临下俯视着他们的王:“红绿色盲?”

“嗯”

“先天?”

“先天”

“要不是这次意外打算一直瞒着我?”

本是平平淡淡一句问话,却硬生生被濑名泉问出了肃杀之感。这气氛震的旁边的鸣上岚粉不拍了,朱樱司零食不吃了,朔间凛月——翻了个身,老人家捱不住低气压。更不用说直面风暴中心的月永レオ了,脑袋都快低到床上去了

朱樱司心想,太horrible了,濑名前辈现在的笑亲和力Max,leader只怕药丸

濑名泉定定地看着月永レオ,看着他们的王在短暂沉默后轻轻吐露一句话

“セナ其实不知道也没关系”

他看见月永レオ倏得抬头,翠绿色眸瞳盯着濑名泉湖蓝色眸瞳,内里是不加一丝杂质的欢喜

“因为セナ是蓝色的!和天空大海一样纯粹的蓝色!我永远都不会看错的蓝色!”

“所以,我说不说都无……”

话语被拥抱堵住。月永レオ被濑名泉带的躺倒在床上,耳边是濑名泉一句咬牙切齿地无奈:“真是笨蛋国王!”

他笑笑,回抱住濑名泉

“没关系,橘色的笨蛋国王有蓝色的骑士陪伴,宇宙的合奏就永远不会消失♪”

-end-









朱樱司:原来恋爱中的濑名前辈更可怕!单身狗伤害Max!

生物真是门好学科,带你开车修仙

评论(2)
热度(32)

© 情落刻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