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情玉

全职/文野/刀乱/ES/基三/Nier/黑执/弹丸/女神系列/ff14/守望

总之圈很杂

主更ES,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全职:博爱党,最近偏王喻,大概是个王厨,但不是药粉,是庙粉

文野:主推哒宰陀总(费佳美颜盛世呜呜呜),旧双黑太中,陀太陀,果陀果(迷人反派组怎么组都好吃www)(在从侦探社潜逃至天人五衰的路上ing)

刀乱:鹤厨,推三日鹤

黑执:少爷厨,较推文葬文,主要尊重原作

女神系列:3,4,5主角推,最爱波特。p4推侦探,p5差不多全员推

ES:转校生名锦楠,一推奶次二推UD,骨科p狮心p奇人p三年级博爱党,主推骨科狮心其他基本随意

栗子>Leo>老零=宗老师=敬人=夏目>凪砂=泉总>会长=明星

文风魔性不定期更改

解放了!欢迎来私信扩列哦!

请多多指教!

【零凛】无题

#零凛#

#是糖,大概有点玻璃渣子?#

#他们属于晶爹,ooc属于我#

给桃子 @苏果 迟来的生贺!生日快乐!

ps:零凛虽然是一推,但是一直没摸透他们之间的感情所以一直没敢下笔,第一次写请多多包涵(鞠躬)

食用愉快~♡

 

 

 
#
最后一丝夕阳也褪去了,铺天盖地的黑张牙舞爪的占领了安静下来的舞台,开始了夜的狂欢。暗夜的魔物们也开始蠢蠢欲动,掀开白日的慵懒伪装,唇齿间的獠牙若隐若现

 

好饿呀,这时候还走在街上的小女孩可是要变成食物的哦♪

 

寂寞的晚风吹过耳畔,它说,小姑娘们都回家啦,小小的吸血鬼要饿死啦

 

真无趣

 

朔间凛月晃荡着双腿,他正坐在操场边的那棵大大的樱花树上,脚下是令人目眩的高度,可他却毫不在意。入夜的梦之咲相较白天安静极了,仿佛一个孩子在白天尽情玩耍后于夜晚安然沉入梦乡。学院的边边角角都被月光镀上一层银边,似一层轻纱悄然拢上,叫人愈加看不真切

 

呼啊……

 

朔间凛月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又捶了捶自己的腰

 

真是上年纪了呢,腰好疼哦

 

去散散步吧,老爷爷也要多加强锻炼呢♪

 

 

#

月光自窗前倾洒而下,在地上铺开纯白的画布。树影沙沙在画布上描绘着大自然的奇景,被匆匆掠过的衣袂切割成零散的碎片

 

朔间凛月孤身一人游走在梦之咲教学楼的走廊内,现在除了值班老师以外也没什么人了。他还在困惑着下午的好觉——毕竟总会有人来打扰他的好眠。他细想着那些会来叫他的人今天的行程——小杏今天在帮fine做下个梦幻祭的企划,真君好像在忙着trickstar和学生会的事情,knights的大家更是各忙各的,以上种种因素导致他在天台睡了一下午却无人打扰的美好事件。待一觉醒来,刺眼的白已染上柔和的玫瑰红,身边只剩下空荡荡的学院,和偶尔几声雀的鸣叫

 

真是可喜可贺呢

 

却有丝丝凉风在心间穿过,吹起些许落寞。是心生病了吗?

 

连那个人都没有……

 

朔间凛月摇了摇头,又恢复了一贯的表情。他将衣服拢紧了一点,夜晚稍微有些冷呢

 

 

#

厨房里还残留着奶油的香气,桌上的狼藉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小巧古怪的蛋糕看上去仿若完好如初,转过去才发现已经缺了一个角

 

——是柴郡猫先生吃的吗?

 

——不是

 

——那,是贪吃的吸血鬼先生偷吃的呢♪

 

朔间凛月拿起桌边的勺子,骨骼分明的手在月光下划过,在蛋糕的缺口处整齐的切下一小块

 

甜甜的,香香的

 

是吸血鬼的气息♪

 

 

#

朔间凛月慢慢踱步到了花园露台。在白天它是睡觉的好去处,在晚上它是供老爷爷散步的好地方

 

周遭弥漫着浓浓的花香,花架上垂下的藤蔓轻柔的划过脸颊——这是为数不多他不会和真绪一起走的地方之一,真君的花粉症可不轻呢。夜色下的花园露台少了白天的精致,更像是在浓墨上泼翻了颜料瓶,所有颜色都混在了一起。再刷上一层月色,上帝大笑了起来,用涂满色彩的笔砰砰的敲击着画布:看,这就是上帝的杰作!众神便点头哈腰,一边用露水点缀一边夸赞着上帝的“绝世稀作”,一切皆大欢喜

 

真是难看啊

 

朔间凛月四处瞟了瞟,觉着有些无聊了。他转身朝来时的方向走去,顺手拿走了貌似哪个粗心鬼不小心遗落下的番茄汁

 

 

 

#

朔间凛月去了音乐室,作为梦之咲七大怪谈之一的主角,也要尽忠尽责一点是不是?

 

门老师看来不在。朔间凛月探头瞅了瞅音乐室,随即来到钢琴边拉开钢琴布,将钢琴盖掀上去,坐稳后轻轻弹下一个音

 

“叮~”

 

朔间凛月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脑内畅游,手上也不自觉的开始动了

 

从《卡农》,到《月光奏鸣曲》,再到《匈牙利舞曲》……音乐室回荡着钢琴的美妙音声,或急或缓,或悲或喜,音符在琴键上跳舞,旋律填充着音乐室的墙壁,这恢宏盛大的演出,独独朔间凛月一人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朔间凛月呼出一口气,随即向后倒去——一双手在他倒下去时迅速的扶住了他。手的主人松了口气,丝丝冷汗自颊边滑下,滴落在朔间凛月的发上

 

“凛月以后不要再这么吓哥哥了,吾辈的心脏可受不了啊”

 

朔间凛月在来者的怀里安静的闭上了眼,嘴上却淡淡的说着

 

“那你不还是接住了吗”

 

朔间零叹了口气,将朔间凛月打横抱起,走向音乐室角落的一口棺材,朔间凛月靠着朔间零的胸膛,倾听着属于正常人的心跳,半晌慢悠悠开了口

 

“你偷吃了我的蛋糕”

 

“对不起吾辈下午起床的时候太饿了……”

 

“你乱扔番茄汁”

 

“凛月也去花园露台了吗?居然去了哥哥去过的地方哥哥好开心喏♪”

 

“你好烦,闭嘴”

 

“明明刚刚还这么在意吾辈的事情,现在却这么冷淡,吾辈好伤心呜呜呜”

 

嘴上带着哭腔,眼角眉梢上却全是笑意。酒红色的双瞳里倒映着的是满满一个朔间凛月,自此管你低贱尘埃还是稀世珍宝,再也装不下其他

 

 

年长的吸血鬼亲昵的蹭了蹭怀里的被视若珍宝的恋人,在耳畔柔柔的诉说着,仿佛世间最深情的告白

 

“凛月,该睡觉了哦~吾辈给你唱摇篮曲♪”

 

“我拒绝”

 

话是这么说,朔间凛月却是往朔间零怀里又靠了一靠。头顶传来朔间零一声轻笑,朔间凛月红了红脸,拿手肘状似狠狠的顶了朔间零一下,落到实处这力道却也散的差不多了

 

“吾辈和弟弟一起睡觉咯♪”

 

“闭嘴”

 

棺材盖慢慢阖上,隔绝了这醉人月色。“咔哒”一声,梦之咲又恢复了起初的平静,仿若一切不过水中月,镜中花,不过一场梦

 

 

—end—

 

 

 

 

 

 

 

 

 

 

 

#其实就是弟弟出去溜达一圈后回来老零和弟弟一起睡觉233

 

#至于本文的画风,这里解释一下。这两天都在看骨科学,觉得有个太太说的很好

“凛月在红茶部直接现编了爱丽丝的故事,那么他小时候是不是也是一个人爬上树自己给自己编故事听呢?”

当时这句话真的是一记暴击,心疼的不得了,所以本文里就描写了一点栗子想象的部分.大概是ooc了TVT,算是一把小刀吧

评论(10)
热度(38)

© 情落刻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