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情玉

全职/文野/刀乱/ES/基三/Nier/黑执/弹丸/女神系列

总之圈很杂

主更ES,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全职:博爱党,最近偏王喻,大概是个王厨,但不是药粉,是庙粉

文野:主推哒宰陀总(费佳美颜盛世呜呜呜),旧双黑太中,陀太陀,果陀果(迷人反派组怎么组都好吃www)(在从侦探社潜逃至天人五衰的路上ing)

刀乱:鹤厨,推三日鹤

黑执:少爷厨,较推文葬文,主要尊重原作

女神系列:3,4,5主角推,最爱波特。p4推侦探,p5差不多全员推

ES:转校生名锦楠,一推奶次二推UD,骨科p狮心p奇人p三年级博爱党,主推骨科狮心其他基本随意

栗子>Leo>老零=宗老师=敬人=夏目>凪砂=泉总>会长=明星

文风魔性不定期更改

解放了!欢迎来私信扩列哦!

请多多指教!

【leo泉】邂逅

#辣鸡男人生日快乐!#

#狮心组#

#奶次全员和杏聚聚出没#

被亲友安利进坑了,狮心真的超——级棒!

虽然我很想写严肃但是好像还是抑制不住体内搞笑的洪荒之力。。。

相信我!我对奶次是真爱!

尽管抽空整个卡池辣鸡男人都没出来(好生气!)但看在他今天生日就勉为其难原谅他吧哼哼哼

总之,食用愉快~

 

 

 

 

 

“一杯拿铁”

 

“好的,请您稍等”

 

濑名泉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雨,虽然不大但真要出去一圈还是会淋得透湿。今天早上天气预报还说了会下雨,但濑名泉出门恰恰忘了带伞。弄完工作一出大楼便见原本阳光明媚无比可爱的天气就像他的那位国王大人一样说翻脸就翻脸,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无奈骂了句“超——烦人!”也只得往隔壁的咖啡厅躲一躲等着雨停了。

 

说起来也很久没看到那家伙了。毕业后他果不其然成了一名作曲家,但好像工作非常繁忙,常常不见人影,估计饭也没好好吃——这些恶习从高中一直保留到现在完全没有改,以前还有末子和转校生管管,现在只怕是变本加厉了吧。濑名泉依稀记得上一次见面还是一年前梦之咲的毕业季。他特意抽空回了趟学校看看游君和奶次的大家——毕竟以后的联系可能就更少了。在奶次的活动室里看到了转校生、小熊君、鸣上、末子,还有趴在地上,正在被末子说教,满脸兴奋仿佛发现新大陆一样在地上写曲子的国王大人,月永レォ

 

“恕我直言这件活动室自您走后我们好容易用一年的peace才暂时保了下来,Leader你再这样是会lose这间活动室的使用权和Knights的未来的!所以能不能请您stop……濑名前辈!”

 

原本各做各事的众人也终发现了于濑名泉的存在,纷纷向他打了招呼,只有月永レォ仍然在地上涂涂画画,完全屏蔽了这边的信号,致力于宇宙通信中

 

濑名泉走到月永レオ身边,见他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以及一旁一脸生无可恋的末子,不由皱着眉头直接把人拎了起来:“我说,你也适可而止一点啊。”

 

“我的杰作啊啊啊啊啊!!!世界又要丧失一首珍贵的名曲了!所有人都应该为此感到惋惜!快放开罪恶的手……濑名?”

 

月永レオ停止了挣扎,对着濑名泉的一张臭脸笑的阳光灿烂:“好久不见啊,濑名!等会儿再打招呼,快放我下来,inspiration要消失了!”

“……笨蛋”

“濑名前辈你变了!你居然助纣为虐!”

“哈?你觉得你拦的住开启宇宙模式的国王大人吗?”

“啊啦啊啦,小泉泉一定是想让国王大人好好放松一下吧,就不要抵赖啦~”

“闭嘴你这个死人妖”

 

最终国王大人如愿以偿地完成了宇宙通信,此时正大笑着揉着已经比他还高的奶次末子的头。末子一脸不服气地拨开レオ的手,被レオ回敬了一句:“你这小屁孩真不可爱。”眼看着活动室又吵成一锅乱粥,濑名泉的头又隐隐作痛了。一旁半睡半醒的凛月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手:“濑名妈妈加油!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其实和这群人不联系也挺好的。

 

“您的咖啡。”

 

咖啡的到来打断了濑名泉的回想。他接过咖啡,看着棕色的液体里倒映着一个狼狈的自己,忽然“嗤”了一声,头转向一旁,耳朵尖却有点红

 

好端端的干嘛又想起那个麻烦的家伙啊!真是超——烦人!

还不如想想明天和游君的合作写真,好不容易游君同意了呢!

 

濑名泉打算看看手机打发时间——他已经一天没看过手机了,刚开机便响起系统音毫无起伏的声音“电量不足,请充电”之后不由分说再次关机,任由濑名泉和它大眼对小眼

 

超———————————————————————————————————烦人!!!

 

玻璃窗上的雨滴顺着光滑的面慢慢向下滑落,遇到了新的水滴便融合了继续向前,融合了一滴又一滴的雨滴后便一溜窜儿滑到底不见了。外面的雨势仍不见转小的迹象,整个世界都是灰蒙蒙的,连带着雨滴都是灰蒙蒙的。忽然这片灰蒙蒙中混进一片橘黄色,一下子闪进咖啡店里。

 

门被从外面大力推开,把门上的铃铛撞的叮当响。过于吵闹的声音使濑名泉皱了皱眉头。他循着声音望去,看到那抹橘黄色时彻底愣怔在了原地

 

对方显然也看到他了,因为那人正顶着头半湿的,乱糟糟的头发朝他走了过来:“濑名!看到我是不是很惊讶!哇哈哈哈哈哈☆!”

 

是个人看到自己上一秒还在想的人下一秒就出现在自己面前都会目瞪口呆的吧!

 

然而现在还不是感叹造化弄人的时候。濑名泉忙将那还站着兀自大笑的人拉了下来:“这里是咖啡馆,你再怎么忘我也好歹注意点啊,你这个社会交流恐惧者!”他可不想成为众人的焦点!

 

“濑名你还是像老妈子一样唠唠叨叨的!”

 

克制,冷静……

 

“……所以国王大人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明明记得上个月还听说这家伙和末子在美国迪斯尼玩时由于突然灵感大发闯进表演队伍差点被当成恐袭者抓起来——要不是末子动用家族力量的话估计就真进去了,现在又突然出现在这里,真不知道这家伙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

 

“哦!差点忘了!多亏濑名你提醒啊!”月永レオ像是想起什么,转过身在自己的包里翻来翻去的,半响拿出一张折叠整齐的纸递给濑名泉。濑名泉接过一看,是一张月永レオ风格的乐谱,在乐谱的上方还写有一行小字

 

“濑名泉20岁生日快乐歌?哈?”

 

“今天是濑名的生日啊,濑名不记的了吗?和我一样呢,每次都是小ルカ提醒我,这次轮到我来提醒濑名啦!生日快乐,濑名☆!”

 

濑名泉看着手中的乐谱有些发怔,最近过多的工作和种种不顺心真的让他暂时忘了这件事,要不是国王大人今天来找他只怕是就这么错过了吧。他是凑巧路过?还是……

 

算了,毕竟是这位国王大人,他的心思他可猜不到啊

 

“啊好渴啊濑名你的咖啡借我喝一口”

 

“等等!”那是……

 

“好苦!Inspiration都要被这苦味吓跑啦!”

 

“真是笨蛋国王”

 

濑名泉嘴上抱怨着,随手摸出一颗糖:“真是拿你没办法!”

 

“最喜欢你啦!濑名!”

 

月永レオ接过糖后急不可耐地剥开糖纸就往嘴里塞。从濑名泉的视角就看到那人在尝到甜味后满足的眯起了眼睛,仿佛仍意犹未尽般伸出舌头将嘴边的糖渍舔了个干净,仿佛一只吃饱喝足后心满意足的猫咪一样。空气里弥漫着糖果的甜甜的味道,甜的仿佛要醉了

 

濑名泉忽然倾身亲了一口月永レオ的嘴角

 

“我、我就看着你嘴角有点糖渍……”

 

“濑名,你是不是喜欢我?”

 

“笨蛋!”

-end- 

评论(4)
热度(25)

© 情落刻玉 | Powered by LOFTER